登录  |  注册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icon各地动态

各地动态

集安:古城,边城

2018-08-24 00:00:00.0 新闻来源:《保密工作》杂志

作者徐 琛

 翻开中国历史,便不能绕开东北;翻开东北的历史,便不能忽略集安。集安城市虽小,却有着非常久远的历史。早在4000多年前,就有人类在这里繁衍生息。从汉至唐,一度称雄东北亚的高句丽政权,在其705年的统治中,以集安作为王城的历史竟长达425年之久。

 作为边境城市、历史文化名城和世界文化遗产地,集安,也是采访组中朝边境行的重要一站。发源于长白山南麓的鸭绿江,全长近800公里,集安是它的中游。滚滚江水经过山陡流急的上游之后,来到集安境内便缓了下来。这里江面宽约百米,再加上两岸山峰峻峭,更多了一份高峡出平湖的幽深壮阔。这里夏无酷暑,冬无严寒,气候湿润,宛如鸭绿江畔的一颗璀璨明珠,在中国东北的版图上熠熠生辉,素有“鸭绿江畔小江南”之称。选择这样一个宜居之地作为都城,足见古人的聪慧睿智。


集安市秋皮村党支部书记丁永华(中)接受记者采访


最响亮的名片

 在集安市城东大碑街,有一块高句丽第十九代王——好太王高谈德的记功碑,即好太王碑。碑高6.39米,碑身略加修琢,呈方柱形,碑文为汉字隶书,字体端庄,隽永方正,上面记载着高句丽建国历史和好太王的功绩。

 尚彦臣,高句丽历史文化研究中心主任,研究高句丽历史及文化近20载,对集安城内每一处遗迹背后的历史故事,他都熟稔于心。采访组在集安时,尚彦臣特意从城外一处考古现场赶来,皮肤晒得黝黑的他,以丰富的知识给我们上了一堂生动的历史文化课。据他介绍,好太王碑是研究高句丽历史的重要文字依据,每年都有成千上万的中外专家学者和游客来到这里考察游览。在集安,共有75处高句丽古墓群和1万多座古墓,还有号称“东方金字塔”的大型王陵10多座。尚彦臣告诉记者,在高句丽贵族墓葬的墓室中,还彩绘有精美绚丽的壁画,堪称“东北亚艺术宝库”,这些文物遗迹对研究中国历史和边疆史有着重要的学术价值。


好太王碑


 当我们怀着敬畏之心走近这里星罗棋布的古老遗迹便不难发现,生活在这块土地上的先民是何等的勤劳聪慧、伟大坚韧。单单一座好太王碑,其所承载的历史便无比厚重,以至于研究它的著作,摞起来比它本身还要高出许多。2004年,集安在国家和吉林省有关部门大力支持下申遗成功,高句丽王城、王陵及贵族墓葬共有43处遗址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

 高句丽遗迹申报世界文化遗产,是国家作出的一项重大决策。“申遗”工作从2002年正式运作,2003年集中进行环境整治和文物本体修缮,到2004年7月1日世界遗产大会审议通过,只用了两年多。时间紧、任务重,集安市委、市政府各部门通力协作,集安人民全力配合,优质高效地完成了这项工程浩大的历史性任务。从此,“世界文化遗产地”便成为了集安众多名片中最响亮的一张。这其中,也不乏集安保密人付出的努力和汗水。

 “高句丽遗迹的申遗工作重要且敏感,筹备工作进展及相关情况都需要保密。”集安市保密局局长刘运海告诉记者,彼时,集安成立了申遗工作安全保密领导小组,保密局作为领导小组的成员单位,参与了其中的大量工作。由于申遗工作事关文物遗迹的开发与保护,不仅相关政府部门的工作人员要坚守保密红线,对文物遗迹附近地区老百姓的安全保密教育也是一个“重头戏”。“作为边境地区,我们一直注重加强对社会公众的普法宣传。针对高句丽申遗,我们又加强了对有关文物遗迹的保密教育,现在老百姓都知道,文物的事,事关国家、民族、历史,保密意识都比较强。”

峥嵘岁月中走过

 集安是一座魅力之城,只有踏上这片土地才能有真切的感受。

 这里让人惊叹的不仅是她的青山绿水和厚重历史,更为重要的是,在这片肥沃的黑土地上,始终飘扬着爱国主义和英雄主义的旗帜,传颂着峥嵘岁月中一段段可歌可泣的故事。

 据当地党史部门的同志介绍,抗日战争期间,杨靖宇率领的东北抗日联军3次转战集安,依托老岭山区建立了老岭抗日根据地,对敌人展开了艰苦卓绝的游击战争。抗日斗争最辉煌的时期,抗联队伍人数达到6000多,与敌人展开重大战斗15次,小型战斗30余次。他们击败了日寇伪军,拔掉了敌人据点,摧毁了敌人的铁路工程,解放了无数劳工,用生命谱写了一曲曲悲壮豪迈的乐章。

 采访中,记者一行来到鸭绿江国境铁路大桥。该桥是日本侵略军侵略中国东北后,出于扩大侵略和掠夺资源的需要修建而成的,全长589.23米,中方管理段长324.23米,1939年9月通车。


集安铁路口岸


 站在桥上,对面朝鲜的楼房影影绰绰可见。从1939年这条铁路竣工通车到1945年日本战败的6年的时间里,东北地区大量的煤炭、木材、矿石等,就是通过这里运往朝鲜,装船后再经海路运到日本的。从1950年10月起,集安铁路大桥开始承担运送志愿军及抗美援朝作战物资的任务,一直到1953年7月,列车昼夜运行,最高时每天通过50余车次,先后有几十万名志愿军将士由桥上或者旁边的浮桥进入朝鲜。记者看到,桥头处有一个日伪时期修建的4层高的碉堡。据悉,抗美援朝期间,美军飞机对鸭绿江国境铁路大桥进行频繁轰炸,我高炮部队利用桥头堡对敌机进行侦查和打击,保卫了对朝铁路运输线的安全。时至今日,碉堡墙壁上的弹痕清晰可见,成为中华民族反抗侵略的历史见证。

 红色历史留给了集安人民宝贵的精神财富,在市委常委、组织部长刘一兵看来,集安的保密工作有着很好的群众基础:“上至拄棍的,下到懂事的,保密意识人人都有。”

 但其实,良好局面的形成并不仅仅是因为“底子厚”。这些年来,市保密局结合边境保密工作特点,积极开展“菜单式”保密宣传服务。针对领导干部,他们加强与组织、人事部门的协调配合,把保密法律知识及相关防范常识纳入领导干部再学习的重要内容;组织领导干部开展保密法律知识答题活动;联合宣传部门,将保密法律知识列入全市领导干部理论学习计划,利用双休日组织相关学习。针对机关公务员,结合各部门、各岗位工作实际,组织开展学法用法活动,切实提高大家在集体业务工作中承担保密责任和履行保密义务的自觉性。针对广大群众,积极利用各种宣传月、宣传周和纪念日等时机,开展群众性普法教育活动,发放宣传资料千余份,此外还结合不同群体、年龄段的群众特点,针对性地开展保密普法“进校园”“进社区”等活动。

 丁永华是集安市秋皮村党支部书记。秋皮村地处中朝边境,谈起边境保密工作,担任了42年党支部书记的他很有发言权:“村民的安全保密意识都很强,你随便找个老百姓问问,保密法大家都知道。”

 据他介绍,市保密局每年都到村里发放普法宣传单,有时还用大喇叭广播。“保密是国家大事,保密做好了,国家才能发展,老百姓也才能致富过上好日子,这个道理大家都懂。” 采访最后,丁永华这样强调。

【 返回上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