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icon人物风采

人物风采

黔西南的一株“三角梅” :记全国保密工作先进工作者朱琨

2016-07-20 11:03:33.0

如果现在这个时节去黔西南,正巧碰上三角梅盛开。无论洼谷平地,还是丘陵高原,随处都能看见她热情、明朗的身影,一撮沙土、一片阳光、一场雨水,就足以成就她坚强地生长,飞速地蔓延,纵然风雨洗染、雷电轰鸣,却从不浮夸、不掩饰自己的品性和容颜。

而在黔西南北部的普安县,也有一位像三角梅一样的保密局局长,她就是朱琨。在她的身上,也许很难找到“含蕊红三叶,临风艳一城”的惊艳惹眼,倒是满满“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的谦逊豁达。

一个人的那3年

三角梅生性坚强旺盛,不拘地势高低,不畏旱碱贫瘠,一旦落脚,就把根深深地扎入大地,即便一株幼苗也能开出花团锦簇。

1997年,朱琨从普安县县委办来到县保密局。说是担任局长,其实全局上下只有她一个人,宣传员、检查员都靠她一肩挑。

当时,虽然她对保密知之甚少,但领导正是看重她16年来在县委办秘书股、行政股坚守岗位,不挑挑拣拣,干一行钻一行,才放心地把她安排在这一岗位上。

朱琨承认,刚到县保密局时,确实对业务工作很陌生。“记得有一回讲座,老师在上面讲黑客攻击计算机,我在下面忍不住问道黑客是什么,引发了周围人一阵大笑,场面确实挺尴尬。”

为了缩短适应时间,尽快融入这个系统,她就想办法参加各类培训。每次大家聚在一起,朱琨就紧紧盯住其他县区、部门经验丰富的老同志,不放过跟他们聊天、取经的机会,为开展工作寻找突破口。

与此同时,朱琨还从不同途径找来各种书籍,拜书为师,系统钻研保密相关业务知识,一有机会,她还与周边县区或州保密局交流最新资料。“有一次到省里参加学习,我在省保密局发现了两本有关国家秘密及其密级范围的汇编,就想方设法讨来一本,还差点得罪人。”现在回想起来,朱琨也笑自己太执拗。由于执着、刻苦,她的业务技能和管理水平提升很快。

可最初接手工作时,最尴尬的不是同行的哄笑,也不是业务知识的贫乏,而是不被对象单位认可、理解。很多单位不知道保密局究竟做什么,错将机要局误认为保密局,或者干脆称之为“机保局”。登门搞宣传教育,朱琨也没少看冷脸、受冷语——“我们没什么可保密的,宣传教育这些几乎用不上。”

尽管心里委屈,可朱琨觉得领导把她放到这个岗位上,就是一种托付。不管多难、多苦,都要坚持下去,不能逃避。既然一个人势单力薄,她就想办法向领导求援,从县委办抽调人员,和其他部门联合开展检查,看看这些单位是不是真的不需要保密工作。

果然,在技术人员的支持下,当初那些门难进、话难说的单位暴露出各种保密隐患,态度也转变了180度。他们还主动登门寻求宣教支持,县保密局不再不受待见。

工作局面渐渐打开了,但日子还是过得紧紧巴巴。培训授课都靠朱琨一人,外出检查还要和其他部门“搭伙做饭”,一年到头,朱琨总在外面跑个不停。记得1998年的一天,朱琨去高棉下乡检查,恰好同是公务员的爱人也出差。朱琨给还在上小学的女儿留下几袋方便面,就匆匆出发了。等她回来时,女儿又饿又委屈,扑过来抱着妈妈就哭了。

那几年,朱琨最怕过“六一”。“别人的家长年年都去学校参加活动,只有你们从来都没去过。”女儿至今提起来还有些愤愤不平。因为夫妻俩都扑在工作上,女儿的家长会都是舅舅代劳。

就这样,一个人撑着一个单位的日子过去了3年。有一天,朱琨读《保密工作》杂志时兴奋地看到,时下全国各地保密系统都在扩充技术力量。“我们小县城虽然偏远,但不能自甘落后。”她心里忖度着。

很快,朱琨就找到领导。听了她的观点,时任县委保密委主任也非常认同,积极帮助县保密局争取编制,最终增加了1名技术人员。至此,跨入新千年,普安县保密局只有一个单干户的局面也彻底结束。

县保密局走出来的党代表、人大代表

三角梅以平易、亲和的印象进入人们视野,又不失冲击和感染力,容易被认同、接受,引发人们对美的向往和追求。

普安县不大,县政府所在地盘水镇常住人口不过2.5万,保密系统的人知道朱琨并不稀奇,然而在系统外,她也有一定的知名度和群众基础。

因为工作突出,在2002年至2006年,以及2007年至2011年,朱琨连续两届当选为普安县党代表和人大代表。前者是受县直机关工委党员代表大会推荐,后者是由盘水镇片区的群众投票产生。

当选为党代表、人大代表,意味着有更多机会替保密工作发声,争取更多的关注和支持,朱琨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其中一个与保密相关的提案就是“把保密工作纳入全县目标绩效管理体系”。

提案得到大多数代表赞成,她又多次找到分管领导和县委领导,最终顺利促成。从2010年起,保密工作纳入全县年终目标绩效考核,在100分中占1分。同时,保密工作经费也纳入年度财政预算。

据了解,目前黔西南州只有一半的县将保密工作纳入年终目标绩效考核,普安不仅走在了前面,还做出了实效。县委保密委主任对保密工作很重视,时常对朱琨说:“保密工作是你具体负责,但出现了失泄密,第一个应该处理我,这份工作责任重大。”

想到这些,朱琨敲开了县委保密委主任办公室的门。为了在年终目标绩效考核中形成更硬的工作抓手,她说服主任每年初与县直各单位、乡镇一把手签订保密工作目标管理责任书,把规矩立在前头,年底考核验收。

每年初,县保密局根据工作重点,细化领导责任,灵活设置年终目标绩效考核内容及权重。“今年,我们根据国家保密局印发的涉密人员管理文件,还有自查自评通知,要把这部分工作抓起来,加大分值,相关文件已经下发了。”朱琨对工作形势跟得很紧。

在年中开展日常和专项检查时,朱琨把它们统统视为年终目标绩效考核的热身,有侧重地关注相关内容,时时敦促提醒,把功夫用在平时。待到年底检查验收时,确保即使发现漏洞也不至于大打补丁,双方皆大欢喜。反之,如果有单位平时掉以轻心,屡教不改,关键时刻掉链子,被县保密局抓住了可是毫不留情,即以县委保密委名义下发整改通知。

每到这时,朱琨的电话就格外多,有单位求情、请托,朱琨一律挡回去:“我对你放松就是对其他单位的不公。”

自从保密工作纳入全县年终目标绩效考核后,朱琨往外跑得就更勤了。每年,14个乡镇、80多个县直单位跑一圈要1个多星期,有的单位还不止去一次,她又开始在各单位调集精兵强将,展开分头行动。

大家眼中的温和派与实干派

三角梅以紫红色为主,不同部位的植株都能开出花朵,从小到大不失时机地开放,作为州花,在黔西南一年中大部分时间都是枝繁叶茂。

采访当天,朱琨特意换上了一件喜庆些的衣裳,和三角梅一个颜色。从18岁参加工作,她就一直没离开过这栋办公楼。在周围人眼中,她为人谦和、低调,做事严谨、扎实。“在县委大院35年,没见她和谁红过脸。我们几乎没人喊朱局长,人前人后都叫她朱姐。”县委办副主任周波介绍道。

“干工作要有爱心,就像抚养孩子一样,要以心换心。”这是朱琨常说的一句话。但凡有单位遇到保密难题,只要一个电话,朱琨就会毫不犹豫前往,耐心细致地讲解。

“县里车辆少、工作任务多,经常调配不开,朱姐听说哪个单位要下乡,就搭顺风车去宣传或者检查。年初,保密局和县委办一起去各乡镇调研,她特意向领导申请,大老远跑一趟不容易,干脆来个突击检查。”周波补充道。

原来,她想看看几个“老大难”单位的保密工作领导小组建设情况,从上次检查后,有的单位已经配备了专兼职保密员,正在协助分管领导逐项健全保密制度,这让她踏实不少。

随着采访的深入,参加座谈的同事们渐渐打开话匣子,朱琨的形象也在他们的口中逐渐丰满、立体起来。

“这几年在朱姐的推动下,普安率先在全州建起涉密人员信息管理库。涉密人员年底递交工作总结时,必须陈述执行保密制度和纪律的相关情况,由单位负责监督。2013年,县保密局还联合司法局、宣传部把保密业务知识纳入干部职工法律考试和理论考试范围。”

“每回召开全县办公室主任会议,除了布置工作外,朱姐总是留出时间让我们谈感触、说经验、聊想法,遇到困难大家一起商量解决。”

黔西南州保密局局长贝启真对普安的工作也格外放心。“我和朱琨接触3年多,她思路清晰、要求严格,虽然局里才两个人,但工作一点儿都没落下。每次省保密局或各地州交叉检查,我们最放心的就是普安。2013年至今,普安从未出现涉密U盘交叉使用情况,十几年来连续在全州目标绩效考核中名列第一。” 

这些年,朱琨收获的荣誉不少,包括省“四五”保密法制宣传教育先进工作者、全县优秀党务工作者等,都是在这个岗位上干出来的。“保密工作这条路酸甜苦辣都有,但能够得到全国先进的荣誉,真是想不到,也不敢想。” 每次回想起来,朱琨都觉得是好大一份惊喜。

采访结束,朱琨送我们走出办公楼。在县委大院里,一块脱贫攻坚倒计时牌十分显眼。朱琨介绍,普安县以前是国家级贫困县,直到1998年才越过温饱线,2001年又被国务院列为全国500个新阶段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

这从县保密局的办公条件上就可见一斑——仅有的两间办公室十分促狭,墙皮剥落了几十处,屋里用的还是拉线式的电灯。但朱琨把物质条件看得很淡。她告诉我,在山区,还有很多更贫困的边远乡村。她在白沙乡的精准扶贫对象甚至连基本的农资用品都负担不起。隔一段时间,她就去看看,了解他们的生产生活情况,除个人捐款外,还找来技术人员帮他们发展种植、养殖项目。

“我们普安寓意‘普天之下,芸芸众生,平安生息’,保密工作不出事是一种平安,老百姓脱贫致富也是一种幸福啊。”朱琨说着,腼腆地笑了。

【 返回上一页 】

新闻分类